www.js3311.com_js3311com金沙网站|点击进入

2013年元旦致辞

2013-01-08

2013年元旦夜写给RESIMERs的话

 

   又到了辞旧迎新的时刻了。虽然按照我们的传统习惯,我们往往会以农历春节作为新年标志,但大家的学习和工作已然运转在西历的轨道上了。2013年到了!

   盘点RESIM2012年,如下结果值得分享:

   在人才培养方面,乔晓菲博士完成了两年的博士后研究,已出站工作;王峰、吴昊帅、徐春虎、殷安翔、周加才五位同学完成了博士学位论文工作,已分别走上了出国深造和在国内工作岗位;陈璐、丁祎两位同学完成了硕士论文研究工作,已分别出国深造和生活。董浩、金俊、汤若金、鄢春华、杨奕、张涛、赵湉七位同学完成了学士学位论文研究工作,也都在国内外继续深造或工作。此外,这学期亚文、聆东老师除了承担原有的课程教学外,又承担了“无机化学改革课程的教学工作。我也承担了元培学院普通化学和本院无机化学课程的教学工作,老师们的教学工作量大大超过往年,虽然辛苦,却也心甘情愿,教书育人,乃我们的天职。我个人要感谢柯俊、吕广明两位在普通化学”课程教学中的支持和协助。

   在科研工作方面,我们在稀土发光纳米材料合成方法、结构表征、理论模拟及其生物成像应用、稀土及贵金属复杂结构纳米材料的可控合成、催化基础研究,以及稀土绿色分离工艺设计理论研究和工业应用等方面取得了一些重要成果。特别是在高纯稀土清洁分离流程研究及应用方面,与甘肃稀土公司、赣州大华稀土公司、赣州红金稀土公司等企业以及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合作,经过两年多的优化设计和艰苦的工业试验,成功地建成了目前国际上分离量最大、流程最短、化学试剂耗量最小的高纯稀土分离流程,被专家们鉴定为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技术”。

   在科研项目申请方面,继获得科技部重大研究目标导向的973项目和863重大项目支持后,我们与香港中文大学王建方教授合作,又成功地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200万元)和教育部重大合作项目(40万元)支持,确保了今后几年内的科研经费保障。此外,我们与赣州虔东稀土集团在铈锆高能陶瓷方面的产业化合作项目稳步推进,获得了科技部稀土863重大项目的支持,工业制备和应用已经全面展开。

   在实验室建设方面,张亚文老师成功地申请获准为独立课题组长,原来的RESIM自今年起分成了两个平行的课题组,使我们在研究生招生、实验室空间方面赢得了主动。两个课题组的协同,使我们能够相互取长补短、互为支撑地发展。恰如我小时候看样板戏京剧红灯记时记住的李奶奶的一句台词:拆了墙是一家,不拆墙也是一家!”相信两个课题组间的交流合作一定能够结出更为丰硕的成果。今年我们又更新和添置了一批重要仪器和计算设备,进一步改善和提高了我们在生物成像、物性表征、合成方面的能力。

   应该说,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我们的各项发展虽不能完全尽如人意,但也算可圈可点。各位RESIMERs辛苦了,累,并快乐着!

   前一段去中央党校短训,重温了党的发展历程和基本理论,对当前我国的政治、经济和外交形势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还学习了钱学森先生爱国、爱党、为祖国的科技和国防事业奉献一切的事迹。专家们的报告精彩纷呈,其中一位专家报告中的一句话使我深受启发。传统的竞争中往往呈现“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态势。然而,在日益严峻的科技和经济竞争中,越来越多的成功先例属于快鱼吃慢鱼”!由于自己的能力有限,对化学的发展现状和未来趋势还能够说上几句,但对全球的政治、经济和科技发展就难加评述了。

   假如我们就事论事,来讨论一下我们所从事的研究工作,反思一下我们相关的研究选题、设计思想、实施方案、落实情况,“快鱼吃慢鱼现象比比皆是。客观地说,我们的研究选题尚属前沿,研究思想也算先进,然而我们不足的正是实施方案不够细致,落实力度不够,招致被快鱼”吃掉的结果。

   由于自己没有在国外长期学习和工作的经历,出国交流或访问也易流于雾里看花、不得要领。于是常常会向有长期在外经历的同事讨教,为什么差不多背景和资质的学生一旦出国,则大多冲劲十足,属于不用扬鞭自奋蹄型,而留在国内的研究生怎么就会松松垮垮,不催不动呢?难道资本主义制度和氛围有什么法宝能够促懒变勤、催生创新力?同事们的回答高度一致:压力不同!

   我觉得,这几乎相同的回答应该是正确的吧,而这样的正确答案又加重了我的不解和不安。谁说我们的研究生没有压力?套用当下一句用俗了的话,我们的研究生应该是“亚历山大”啊!

   暂且不说研究和找工作的压力,我们很少有人拼得起爹,我们很少有人在“北上广这样工作机会多的城市买得起房,我们很少有人能够富裕地支付孩子的择园费、择校费,我们很少有人能够阔绰地买得起女友/老婆第一眼就看上的衣服,我们实难让为自己辛劳了大半生的父母能够进城享福、看病养老,我们甚至会为今后孩子的进口奶粉钱而发愁,我们更不敢奢望自己能够振兴家族、支撑乡党了……

   我们的梦想日渐消逝,我们的理想日渐淡忘,我们的脊梁日渐弯曲,我们的步履日渐艰难……我还是那个曾经意气风发、激扬文字、挥斥方遒的少年、青年?想来都会后怕啊!

   当今世界,人类祈求和平、祈求和谐,可是我们谁不知道被祈求的事物一定是因为难得而被梦想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是世间万事万物进化的王道,是真理啊!难道我们忘了?

   且不说我们要像钱学森先生那样既有爱国之心,又有爱国之力,更有爱国之举,但我们总要有能力体面地生活,总应该让自己的家人能够体面地生活吧!原来我曾经在组里说过:“要想使自己今后能有五十年的好生活,就不要想着自己的研究生五年轻松生活。一度我还为这样(自以为富有哲理且能励志)的语言自我兴奋、自鸣得意,并且常常自引。然而,这一富有哲理且应励志”的话语却没有引起太多同学的共鸣,效果也就不言而喻。

   时常扪心自问,时常反思:我错在哪里了?诚然,我错的地方实在太多了。可仅就我说这句话的本意,应该是中肯的、语重心长的、良药苦口的呀!怎么就了无知音、少有同道呢?有时想想,也蛮气馁的。这也就招致了被同学们乐见的“严老师脾气好多了!”这样的夸奖,无语。我只能内心纠结、暗暗自责:我真的没有变好,反而是变得自私、淡漠和没有冲劲了!

   我想,大家的知识基础都比我好,大家受到的教育都比我完备,大家的智商更是在我之上,我所想到的大家一定想到过了。可能只是我老了,世故了,看到的灰色和残酷比你们感到的要现实和浓烈一些而已。肯定是我无能,要不怎么就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难以带好这支部队、看好这个营盘呢!我是多么希望大家能够教学相长、互相激励,并能在我彻底乏力之前撑起RESIM这片不大的天啊!

   不由地想起王中林教授前一段来作报告时的一段话,他对我们所熟知的“成功是由1%的灵感和99%的汗水换来的进行了全新的解读,他认为要是没有1%的灵感,那99%的努力也就白搭了”!我完全赞同中林老师这一富有意境的诠释,然而,要命的是,我们现在若连起码的努力都没有舍得付出,更何求这闪光的灵感啊!即便天上真地能掉馅饼,不起早也砸不上自己脑瓜啊!

   各位从戴上红领巾的那一刻起,就会少先队员呼号:时刻准备着!我虽然经历的是红小兵时代,没有举起右臂、喊出过这样响亮的呼号,但长大后确实喜欢这一呼号,还愿意把“时刻准备着机遇只垂青于有准备之人相对应,并用一个简练的英文语句加以自勉:Being Ready!

   在告别2012年,迎来2013年之际,我愿意将这一自勉与大家分享,让我们共勉:时刻准备着!Being Ready!

   过年了,即便是老人也得说点鼓劲话、祝福话,我也不例外。祝所有RESIMERs和我们的家人和朋友新年快乐、身体健康、工作顺意!愿我们能迎接任何挑战,经受住任何挫折甚至失败,在任何竞争中挺立、胜出!

   你们安好,我便有了灿烂明媚的晴天!

严纯华

写于2012年和2013年交接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