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js3311.com_js3311com金沙网站|点击进入

2015年元旦寄语

2015-01-03

   这一年过得实在太快了。进入十二月后,我就提醒自己该和大家说点什么了, 可甫一动笔,元旦已经过了。轻轻地叹口气,解嘲般地对自己说,每年、每天的时间对于年过半百的我而言,已经不是与年轻人一样的常数,时间轴被压缩了, 日子过得越来越局促。

   2014 年从 RESIM 又走出了王也夫和朱威两位博士。也夫作为福建省委组织部引进的青年人才,已在农村基层工作了半年。相信他一定更加阳刚,更接地气,以他实在的科研精神和能力,服务百姓;朱威则留在实验室继续深化研究。难能可贵的是,威哥能沉下心来,将自己的研究结果凝练总结,目前已完成投稿,将开始联系博士后研究岗位。今年 RESIM 还毕业了王拓、范识玄、王斯博、王新宇、 赵泽琼、刘紫薇,还有本校工学院的韩国留学生郑裕贤和山东大学泰山学堂的张格等八位本科生,其中新宇、裕贤和张格继续留下来硕博连读,其余同学均已远赴美国,开始了各自在异国他乡的奋斗。虽然已分开半年,那个胖嘟嘟的王拓、 眯眯眼坏笑的范范、热爱健美的斯博、文静刻苦的紫薇和时尚好学的泽琼依然常常浮现于眼前;留在我们身边整天乐和的新宇、有形的欧巴裕贤和活泼喜人的张格,更是给大家以年轻任性的快感。一批化学院、生科院的优秀本科生,以及几位高中学生前来旁听组会、参与研究,为 RESIM 增添了活力和新思想。

   RESIM在稀土资源的高效绿色分离理论和高纯化技术研究及工业应用方面依然保持了国际领先地位,廖春生、吴声、程福祥教授、王嵩龄、张玻、刘艳等 目前还在江西赣南的工厂进行着工业试验,我们将以串级萃取流程,制备纯度高 于99.999%-99.9999%(5N-6N)的重稀土产品,这在国内外尚无报道。我们在稀 土纳米材料和贵金属及其合金纳米材料的合成方法学研究上更趋成熟和老道,构效关系和机理认识更有深度。董浩、李洋、佩值、张格、青松等的上转换发光纳米材料、多层核壳结构及可控能量传递和发光性质研究,晓宇、时朔、西瓦等的氟氧化物超小颗粒及其 MRI 反差增进剂应用,柯俊、刘瑞、艳杰、广明、怀远、林东等的氧化铈纳米材料及其催化机理和生物抗氧化探索,家文的半导体纳米材料的局域表面等离子体研究,林木、朱威、硕人、顾均、治平、张涛、宇豪、静雯、林秀、新宇的贵金属纳米材料及其催化性质研究,张超、赵湉、裕贤、乃修的贵金属核壳结构及其在易变质物质的温度-时间指示(TTI)方面的应用探索等工作均值得圈点。今年,我们还以TTI研究方面的核心技术,在金沙网站产业开发部的支持下,成立了北京镧彩科技有限公司,由张华教授等颇有技术研发和管理经验的专家执掌企业,推进基础研究向应用技术的发展。

   今年,孙老师喜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化学部的杰出青年基金资助,这是对孙老师十多年来勤奋、扎实、创新工作的肯定。诚然,获得经费资助绝不是我们研究的动力,但能够获得国家基金委在科学界最具影响和公正性的杰出青年 基金支持,确实是一件可喜可贺之事。

   RESIM的点滴进步,除了要感谢所有RESIMERs的奉献外,我们必须感谢我们的合作者,正是有了他们的帮助和支持,才使我们的工作得以深化和拓展;美国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的Gangyu Liu教授、Kent State University的Quan Li教授,新加坡国立大学的Xiaogang Liu教授,香港中文大学的王建方教授,中科院纳米中心的舒春英教授、中科院上海光源的司锐教授、中科院苏州纳米所的王强斌教授,解放军306医院的刘彦君教授,北大化学院的陈兴、陈鹏、刘海超、 马丁、蒋鸿教授等在我们的相关研究中给予了支持和协作。江西理工大学的廖金生教授和山东德州学院的宋玉兰教授也离家别雏,作为国内访问学者来室工作,与我们一起探索和拓展新的研究方向。我们还应该感谢我们的同行甚至竞争对手,正是有了他们的欣赏、批判甚至挑剔和拒绝,才使我们能够不断进步。当然,我们不能忘记曾在表征和分析技术上给予帮助的所有老师和同学,我们还不能忘记 那些我们叫不上名字却保持着楼道、水房和厕所卫生的工友们。我们更不能忘记 一个需要我们致敬的名字——吕楠,她是我们实验室的管家,也是我们大多数同学的同龄人。没有一篇论文上写着她的名字,但每一个结果都有她的默默奉献。

   实际上,当我们每个人在实验室高尚地谈论科学,谈论教育,谈论人生时,当我们在感谢老师、同事和同行时,我们往往会忽视感谢我们身后的父母家人。是他们生了我们、养大了我们、供我们上学,他们可能已经不能理解我们各位的 研究,但他们始终痴迷地为我们的成长而喜悦,他们始终坚信他们的儿女是在做着崇高的事业。我们应该在永远感激他们的时候扪心自问,我们这个年龄,本该能够自立,本该能够养家活口,本该开始反哺他们。在这宁静的夜晚,让我们静静地,静静地想想父母端详我们的眼神,想想父母龟裂的手掌,想想父母化白的双鬓,我们就会在又长一岁的时刻,更加清楚我们的使命。五年的研究生生涯,并不是缓冲岁月,更不可蹉跎徘徊。为了厚积薄发,为了今后的生涯和生活,我们必须拼搏和奋进。

   这一年,也是我愧疚于学生、同事的一年。由于自己担任了学校研究生院的服务工作,与大家在一起讨论和工作的时间少了。在服务的岗位上,倒也逼着我 去学习和思考一些研究生教育的问题,我也希望与大家分享,从而促进RESIM的 发展。与世界最优秀的研究机构相比,北大的研究生教育水平尚未摆脱粗放的数量时代。人们常常说,本科生教育是立校之本,却少有人说,研究生教育是立校核心。纵观历史,真正体现一个学校的社会责任、科学贡献、人文精神的,肯定不是那几篇文章,而在于人才培养。在当下似乎泾渭分明的意识形态下,立德树人仍将成为不同社会、不同主义背景下所有大学的本征使命。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普及化的大学教育将为人力提供资源,而真正要使人力成为人才,研究生教育则是最重要的手段。

   有时,我们会抱怨甚至哀叹,社会的浮躁、人世的灰暗、竞争的白热,使我们这些寒门子弟难有出头之日。无爹可拼、毕业可能等于失业,这些使我们比别人多了一份压力。每当我面对学生这样的诘问,我也往往窘然,不知怎么回答。 如何励志,如何让自己和学生们有信念、有信心?最近我终于豁然开窍:我真的没有见过一个吃得起苦、拿的下事的汉子(包括女子),比别人晚入新居!别人能在京沪广有立锥之地,就有我的立足之地!只要别人能顶起一片瓦,我就能为家人撑起一片天!

   曾经,我在 RESIM 提出过这样的口号:要想今后过 50 年的好日子,你就不要指望着这5年能轻松地过日子!虽然没有学生责问或反诘,我还是有点迷惘,人各有志,凭什么RESIM的研究生就不能轻松地过日子?相当长的一段时期来,我也就不敢再这么直白露骨地给自己鼓气,给学生鼓劲。思来想去,要是把话这么说可能更加入耳:为了我们今后的好日子,我们必须与自己较劲,必须做得更好,绝不能在蹉跎和慵懒中失去宝贵的5年!唯有苦己心志,劳己筋骨,饿己体肤,空乏己身,才能被降大任,成为家庭栋梁、事业先锋,成为自己对自己满意的人。

   2015年,已经来了,而且又已走过了三天,一年的一百二十分之一啊!容不得我们多想,我们必须上路了。别让时光又在空谈中流逝……

 严纯华

2015 年 1 月 3 日